首页 > 党员风采 >
为振兴中华奋斗不息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济南民革网 更新时间:2010-01-20

 

先人已去,精神永存。曾天民同志写于1985年的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年代民革老前辈渊博的学识、卓越的才华,以及他们报效祖国、鞠躬尽瘁的崇高精神,读来令人景仰。

 

曾天民

 

    立志报国  投身革命

    人的认识是在实践中形成的,而一旦经过了反复的实践和认识形成了一个信念之后,它就成为一种力量,指导自己的行动,排除干扰,坚定地前进。我自1949年投身革命工作,几十年来,虽历经挫折,却始终不曾动摇我对党的信赖和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虽然我环境条件十分艰难,但我从未放弃工作;虽然我很有去美国的条件,但我决不离开祖国一步。我对祖国、对人民、对党的热爱就是经过了长期的实践和认识而形成的,并给了我生活和工作的力量。

    我是湖北应城人,父亲曾省三是孙中山先生的私人秘书,他早年追随中山先生多次东渡日本,协助中山先生成立兴中会、同盟会、中华革命党和中国国民党,并以钱款资助革命。他参加了武昌起义。1951年在台湾病逝。我父亲的民主主义革命思想,对我的影响很大,他的严格教育,给我幼小的心灵里灌输了人活着就是要为国家的富强、人类的进步而效力的思想;我从小刻苦读书,成绩优异,1944年毕业于四川重庆中央大学理学院地质系。时年22岁。正当我满怀豪情渴望以自己的知识报效祖国的时候,蒋介石强行征调后方大学的毕业生为美军当翻译。我当翻译一年多。抗战胜利后,我先后在杭州原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浙江署编译组和南京世界学生服务社中国分社工作过。前后三次工作时间都不长,就被精简免职回家,得到的总是失业的下场。我的理想和抱负也成了泡影。我目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致使民不聊生,饥寒交迫,而大片美好河山沦落敌手,任帝国主义横行霸道,人民大众纷纷奋起,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的熊熊烈火遍及全国。人民完全唾弃了他们,我也开始清醒。1949年,国民政府从南京逃往台湾,我决计不走。我从南京迁往上海,在上海迎接了解放。不久,我进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时间虽不算长,可是使我有机会比较系统地学习了革命的理论,懂得了革命的道理,使我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根本的了解,进而增强了革命的信心。通过学习我认识到,我过去曾经有过的单纯依靠科学救国、外交救国和议会救国的想法都是不客观的,是错误的,应该将它们彻底抛弃。而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走革命的道路,才能把苦难深重、贫穷落后的祖国引向繁荣富强。我为能生长在中国,做一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战士感到光荣和自豪。通过革命的实践,我下定决心永远跟党走,要把我全部知识献给祖国现代化的伟大建设事业。

我从华东人民大学结业后,被分配到山东来,先后在外侨事务处、建设局、城市规划局工作过。党的信任使我情绪高涨,我曾为济南历城开采铁矿,翻山越岭编写地质报告;为济南的总体规划搞过大量工程地质勘探工作;为济南的防洪踏遍了南山的大小洪沟;为济南的泉水开发做过大量调查、绘图和水质分析,为了给我市选择新的给水地点,不分份内份外,自来水公司只要来找我,马上就走,四处奔忙。为了了解济南泉水的来龙去脉,我曾亲自下到封闭已久的原五大牧场的井底,研究地下溶洞的情况,还到远郊龙洞的裂隙去投放糠麸。为了在济南山区兴建水利工程,我曾连续几个月风餐露宿,在外勘察,提供了大大小小数十处水库地址。地质工作者好比部队的侦察兵,要为进行大规模建设摸底探路。地质工作虽然劳累,但每当我看到当年手执锒头、罗盘勘察过的许多地方,相继建成铁矿、煤井、水库和水厂,在造福于人民的时候,我就感到十分欣慰。经过这些工作,使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个爱国的科技人员或知识分子的专长才能得以发挥,理想才能得以实现。而在旧中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越干越带劲,不仅把职责以内的工作搞好,而且随时随地自觉地多做工作,为人民群众服务,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当我在南山勘察水库时,附近几个村庄也正在打井,我主动帮助他们选定了打井取水的地点,打出水来,解决了吃水的问题。当我在西郊修建机场跑道时,发现工区内有殷商遗址,我就当即采取措施把大量历史文物保存下来,并把这些文物主动地送交文化局。我在机关积存的废纸中发现了德国和日本早年在山东享有特权时绘制的济南地形图、水源电测图等。我意识到它们的价值,精心保留下来,成为我们工作时的重要参考资料。我还到许多单位收集仅有的自然资料,把它们汇总起来,整理成册,为城市规划提供资料。我工作中积极热情,不怕吃苦,受到了许多单位的表扬和群众的赞誉。

道路曲折   矢志不渝

    历史的道路总不是笔直的,我个人也是在坎坷的途程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在整风补课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十年动乱期间,我先是被下放劳动,随后又被遣送回湖北原籍。这接二连三的冲击给我的痛苦和折磨是很大的,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虽然如此,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信赖始终没有动摇,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也始终没有怀疑。这是我从新旧社会的亲身对比中得出的结论,是永远不会否定的。我想,像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情况复杂的大国,干起革命来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偏差或错误是难免的,革命必然会触及许多阶层和个人。当时,我看到许多久负盛名、备受人民爱戴的国家领导人蒙受不白之冤,惨遭迫害的情景,我就觉得像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受点委屈还算得什么。我深信自己没有丝毫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意图,我终生所追求的只是在党的领导下为人民尽量有所贡献,所以不论人家怎样看待我,甚至侮辱我,我心中都很坦然,我坚信党一定会排除一切干扰,克服各种错误倾向,最终回到正确的路线上来,我个人的问题也一定会得到解决。因此,我虽身处逆境,也从不发牢骚,从不悲观失望和消沉下来,在我失去工作岗位的年月里,我始终保持乐观情绪和坚定信念,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有益的工作,为了不使自己的学识荒废掉,我常年坚持学习,往往学到深夜。1970年,我在原籍劳动,亲自体会到农业劳动的辛苦,为了使农民摆脱这种笨重的体力劳动,提高生产率,我主动设计了一些简易的农业机械方案,并用自己从济南带去的零碎材料制做了插秧机、拔秧机、整秧机、割谷机和除草机的模型,受到地区和县领导的重视,因而被召到应城县农业代表团去孝感地区参加地区农业机械化经验交流会议。我在劳动之余,学会了针灸和推拿,汇集了民间流传的验方和偏方,为社员群众治疗疾病,解除痛苦,并坚持义务服务,方便群众,不收一钱一物。我还利用手边的资科和回顾过去的学习体会编写了一些著作草稿,如《俄文文法速成》、《中国历史表解》、《汉语褒贬词语汇编》、《在石灰岩地区修建水库》、《地基概论》等。—九七四年,我回到济南后,先后被邀去省劳动技校和山东大学外语系为科技人员和文科研究生讲授英语。我讲课认真热情,深得好评。我在家里还为许多青年辅导外语和文化课。

骨肉难舍  祖国情深

我有许多亲人在美国,前几年,有些好心的同志认为我过去受到这么些挫折,个人又有知识和技术,外语又这么好,应该借探亲的机会到美国去求发展,在他们看来,我执意不去美国真是一个“大傻瓜”。早几年,母亲也两次三番来信要我去美国定居,她说,她年事已高,很是思念我们,盼望我们到她身边共叙天伦之乐。一九八〇年、八一年和八二年三次有亲属从美国来转达母亲的嘱咐,敦促我去美国。可是,我始终没提出申请,也决计不去定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同母亲及大弟弟已有三十多年没见面了,而母亲也己到了风烛之年,她在美国生活又很不习惯,我怎能不思念母亲。可是,我考虑再三,我绝不能因为贪恋母子的片刻团聚而离开祖国。我生在祖国,长在祖国,誓当献身祖国。我希望接母亲回国定居,重返故里,同时也希望我母亲回国时把我父亲遗留下来珍藏了几十年的中先生遗墨带留祖国。这是我国人民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物。这些遗墨大约有十多本,都是经过父亲精心裱装的版本,是我父亲在广州大本营给中先生当秘书时积攒起来的重要函件,价值很高。我曾几次写信要求大弟弟回国观光,看看祖国的大好形势,希望他们回国定居,为祖国的建设贡献力量。可是我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前年,母亲去世了,我和母亲未能见上最后一面,深感内疚,但我相信母亲是会理解我的。我爱生我的母亲,我更爱与我生命攸关的祖国,祖国的利益应当高于一切。这几年,随着我国的开放政策,一些西方的不健康的东西也钻进我们的国家里来,有的人觉得我们的国家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一切都是外国的好;有的人千方百计想去外国,自以为得计,一旦到了国外,后悔莫及,我认为,这些盲目崇拜外国,奔向外国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傻瓜。与美国相比,还是我们的祖国好。我认为一个人物质生活丰富一些固然好,但精神高尚则更是重要。我们的祖国目前虽然还比较贫穷落后,但这只是暂时的,我国资源丰富,这是美国根本不能比拟的,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在党的领导下,齐心协力,艰苦奋斗,努力学习和掌握运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我们一定能在不长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他们,以一个繁荣昌盛、具有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现代化强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庆幸新生  急起直追

“四人帮”的倒台,结束了我国前所未有的灾难,我由衷地为党为人民为自己而庆幸。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经过拨乱反正,落实各项政策,我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党对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给予了恢复和肯定,广大知识分子心情舒畅地为祖国贡献知识和才能的春天来到了,我的政治生命也获得了新生。从此,我更加积极地投身到学习和工作之中。不久,我参加了引黄小组工作,这是一个新课题。黄河含沙量高,流量和河道不稳定,又是流速湍急的地上河,要想控制它,利用它,是很不容易的,为了变害为利,引黄灌溉,增加城市供水能力,从而造福人民,我觉得浑身是劲,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年轻的同志们一起踏遍济南、长清、历城沿黄上下百余里的地段,进行调查研究,找到并拟出了一个较理想的引黄方案,为引黄工程的进一步工作打下了基础。

由于工作需要,一九八一年春,我被调到市建筑设计院来。几年来,我的精力主要放在职工教育、外语讲课和翻译方面。我热情地组织和辅导青年职工的文化补课、技术补课,鼓励他们努力学习,并承担着市建委系统各局部分工程外语补课任务。我认真地进行备课、讲课与批改作业,在讲课的过程中,不断地鼓励大家提高学习的自觉性,介绍新的科技动态和情报检索知识,努力宣传学习外语的重要性,并尽量为缺课或在学习上有困难的同志进行个别辅导。近几年,我自己也经常阅读一些外文报纸和杂志,以温故知新。除此之外,我还做了一些科技情报工作,我订阅了一些中外书刊和杂志,翻译过不少外文资料,提供了一些科技动态。一九八二年我应邀去厦门为航天工业部情报网年会举办的一个英语翻译技巧与逻辑修辞讲座作过报告,帮助从事科技情报工作的同志掌握翻译的技巧和翻译的逻辑修辞知识,以便更好地完成各自的英文翻译工作。另外,我还被邀请参加了美国资源卫星在济南地区上空所拍摄的光谱形象图的现场核对工作,我和一些专家们一起翻山越岭来证实地面上的断层、岩性、地貌等地质地理现象。从事卫星图片的搜集和现场核对工作,它确实给我们各种领域大面积的勘察测量工作提供了省时间、省金钱、省人力的最重要手段之一,我们应该予以重视。

前年,市政工程局为了表彰我在职工教育方面所作的成绩,推选我为局的先进代表,参加了市建委系统召开的表彰大会。去年初,我出席了市政协召开的济南各界人士为四化服务经验交流大会和市委召开的济南市“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先进集体暨先进分子表彰大会,我在这两个大会上的发言,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称赞。随后,许多机关单位邀请我去为职工和青少年作爱国主义报告。每当我想起这一切的一切,既感到光荣,又感到不安。我爱国之心是有的,过去我失去了许多时间,很少作为,这些年来,我也没有做出什么值得称颂的成绩来,我只是在平凡的工作中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极其平凡的事情。可是党和各级组织却给予我很多荣誉,这无疑是对我的一种鞭策。它激励着我下定决心,争做一个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爱国的知识分子,为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奋斗终生。

我曾有过在科学上攀登高峰以求为祖国做出较大贡献的理想,可惜失去许多时间,令人痛心,但我绝不泄气,我要更加珍惜剩余的时间不使虚度。我是一个科技人员,首先要竭尽全力做好本职工作,设法把机关的科技情报工作开展起来,组织有关科技人员对建设有着重要关系的软弱地基的研究处理和对人民生命财产有着重要关系的地震预报调查研究工作推动起来,积极把《山东勘察与设计》这份刊物办好,因为我是编委之一。去年七月在济南市民革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我被选为第一届委员会的副主委兼秘书长。目前,因为本职工作还没有摆脱,还不能拿出全部时间来为民革工作,但我却一方面积极学习党的统一战线理论、方针和政策;另一方面也经常和同志们在一起探讨开辟新局面的道路,努力开展工作。我决计在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指引下,和民革组织的广大成员加强团结,并肩战斗,为开拓济南市民革工作的新局面做出应有的贡献。

今年三月,我参加了民革的支农工作,应沂水县委、县政府的邀请,前往帮助找水。这是通过省委统战部与省民革安排的重要支农任务之一。沂水县位于鲁中沂蒙山区中心,是一个对革命战争很有贡献的地方,但它却地处大片太古代火成岩、变质岩地区,没有什么含水地层,因此地下水源很缺。为了帮助当地群众解决一些吃水困难,促进当地工农业的进一步发展,我专门约同三位富有经验的水文地质工程师一道前往。我们在沂水县工作了五天,到过许家峪、院东头等五个地区,深深为那里山区的严重缺水现象和因缺水而给十四万多群众的生产与生活所带来的巨大困难所触动。我们每天早出晚归,不辞劳苦,翻山越岭,根据沂水县水利局提供的有关资料,访群众,查构造,追断层,看源头,做了大量地质勘察工作。晚上我们都认真进行了研究,直到深夜。最后我们向沂水县委、县政府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汇报了我们的看法,提出了在夙落院、固崖、会仙院等十二个解决水源的地下储水点,作为打深井的具体目标的建议,并且提出了多种因地制宜的方式以解决吃水难的具体意见。我们的建议和意见,深得当地领导和群众的表扬。《团结报》 6月28还为此在头版作了题为深入沂蒙山区,实地调查水源的报

济南市民革在中共济南市委“改革创新、振兴济南”的号召下,从去年十月份起成立了一个引进小组,我和几位同志参加了这项工作。几个月来,我们边实践边学习,初步熟悉了一些对外引进的政策和知识。我们在外引内联方面做了大量牵线搭桥、穿针引线工作。大家都很热情积极,不计时间,不辞劳苦,任劳任怨,毫无怨言。我们还多次召开民革成员、台属或社会联系人士座谈会,发掘有引进条件的人的潜力,鼓励更多的人都投身到祖国需要的引进工作中来,经我们牵线搭桥的内外单位几十个,有些有条件的单位现正在引向深入。

 


1987年,市民革主委曾天民(二排左三)与参加市政协八届一次会议的民革党员合影

 

做了一些平凡的工作,没有取得值得称颂的成绩。但是,我的这些做法却一再受到地方电台和报纸的表扬。今年四月份,《瞭望》杂志在十三期中又以《历经坎坷志愈坚》为题作了专题报道。今年六月份,山东电视台作了录像,并在626山东新闻节目中播出。


 

党的十二大要求我们为实现“翻两番”的总目标而奋斗,我决心为祖国的需要学而不倦,为祖国的利益工作不懈,做勇于探索,勇于创新,勇于改革的促进派。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这就是我的座右铭。我将更加充满信心,争分夺秒,在振兴中华、统—祖国的神圣事业中,献出我的全部力量。